卜蛟🐲

既然死亡是所有人的归宿,为什么不坐下来喝杯茶呢

无辜

世界几层,有人留在夹缝,透过冰冷的瞳孔,看人流攒动,看世界被掌控。残留很久的晓雾晚风,擦肩行人面额,千人一同,忘却悸动。是否应随波逐流,是反抗还是无动于衷,规则缝隙,罪孽深重,亦可有恃无恐。遗弃无上光荣,空白凌驾峰顶。万人囚笼,是谁疯了,冷眼嘲讽,谈笑风生,恍然间,无人与共。若孤崖困兽,苦笑谁能听,深渊吟颂,凝视恶魔回眸,浪漫引爆惊恐。神端坐天空,看脚下机械冰冷,肉体无用,只有内心空洞。子弹利刃,或许感谢有敌人的从容,不平庸

躁狂发作 æ— é™æ¬¢ä¹

分裂

铭记在心的过去
都在坍塌化为灰尘
谎言建造的现实如柔滑的鲜血
从指缝间流成 å°”虞我诈
你为什么要孤独的留在那里
茕茕孑立
不能活下去】

【不能承受的命运 è™šæ‰§çš„热情毁灭的心 ä¸å¯è§¦åŠçš„爱 æ°¸æ— æ­¢å¢ƒã€‚地狱的使者啊请接受她溃烂的骨骸,酿成蜜酒炼造毒液。风动万物 äº¡çµæˆšæˆš ç¥ˆæ±‚终点 æ°¸ä¸å¤ç„‰ã€‘

【我恐惧生命
耻辱,痛苦,悲观,渴望
不知所措,思维破碎,疑似失忆,如何才能终结

厌世 åŽŒäººæƒ…绪已经达到顶峰 
无可缓解

也尝试过融入人类,甚至爱他们
被利用,被捉弄,被离弃,结果都很可笑
他们一定察觉了我的异样于是拒而远之
这也没什么 å­¤ç«‹æ˜¯æˆ‘从始至终最熟悉的感觉
现在只要稍微放松一下克制,以前的委屈和怨念都从眼睛里流出来

死亡的方式已经确定,找一棵树,穿一身黑色。死后希望海葬,愿海水洗去记忆,把我的肉体带去我可望不可即的空间去。

但这件事是没有人可托付的,
我才不死
要赖着不死,当一个特大号的Loser

精神病院

想到如无转机也许还要如此活上二十年,就毛骨悚然
我没见过地狱。。。。但经常感觉已深陷其中
恐惧吞噬灵魂
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
上帝的极夜永无尽期
你的肉体是流逝的时间里烧毁的残烬
你的灵魂是孤独的伤口里流淌的诗意
难道只有痼疾缠身的人才明白,肉体是最珍贵的。灵魂可以永存,肉体却会速朽。

没有你的救世主,你能做的只是靠微薄的力量在生死之间挣扎
你痛苦的哀嚎不会引起他人的驻足
那么用别人眼中尤为可笑的举动来展现自己在世界上存活的资格
曾经数次的顽强抵抗都被现实的利刃所粉碎
但带着伤痕醒来时,总会比以前更加无畏,或更加麻木了吧。

人生就是学校,在那里与其幸福,毋宁是不幸才是最好的老师,因为生存,是在那孤独的深渊里。—海德格尔

生存是在深渊的孤独里
你的逃亡不过是从一个地狱闯进了另一个地狱
困住我,打败我,扼杀我,窒息而死。

忘却之神

我能苟活到现在的最主要原因是
我在漫长的孤立中借助于戏谑的力量
抛弃了这个从来都没在意过的世界
以及其中之人对我的看法 
死于现实中复活在梦里 
若有来世 ä¸å†æ¥äººé—´

希望即是虚无,正如绝望也如此

等到每个物摘下面具,我眼中
只有恐惧,绝望,耻辱和瘟疫
一场蹩脚戏,场景是坟墓 å°¸ä½“。
在垂死之际,你觉得所有人都值得被爱,清醒后,你只尝到了世界的苦涩

失恋1

你的口说不出狠心的话
你的心思不如我的想象黑暗
但事实依然比你我都残暴
无利可图的热情
虚度光阴的妄想
结局注定
冷酷 ç©ºæ´ž ç¼„默
你就只做个支离破碎的玩偶
不要再问为什么

其实那些话说不说都无关紧要
其实见与不见都没什么意义
其实我早知道都是假象而已
早就知道了你有害无益

失恋2

消失中
习以为常
只是轻微的刺痛感
我把谎言和冷落化成一剂止痛药一口吞下
不动声色
也许你只是我的幻觉
是我精神病的副产物
不存在过
这是我为你精心熬制的怨念之毒酒,
这是我温柔而公正的报复
请饮下你后半生的孤独

你是谁
我也不太清楚
所以我只喜欢这一时一刻一个冬天
到明年樱花飞舞时节
就永。别。了。
是什么帮我活过这个冬天

失恋终极版

【我在此写下这些话,再不可对任何人说
我无缘无故惊慌失措地坠落进歇斯底里的毫无希望的迷恋
从冬季里模糊的一天至此时,时时刻刻,反反复复。

万箭穿心不是夸张或比喻,是真实存在并时时发作的心绞痛和呼吸困难

你的存在如同有毒的藤蔓植物在我脑内生姿繁密,枝条缠紧每一条神经,永不枯竭的毒液浸润着每一个细胞。

你不知道这是怎样的痛苦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样的痛苦

是天谴吗
是厄运吗
是炼狱吗

我已屈服于此,除了吞下大量药物或时时以泪洗面,完全无能为力。

比罪恶更甜蜜
比直觉更飘渺
比死亡更诱惑

既然没有正常的精神就更没有正常的情感。
病态的迷狂,需要一剂拆骨入腹的良药。
咬碎你,吃掉你,喝掉你,残骸研磨成灰洒满我的尸床。

你不记得我
忽略我
不认识我
我亦不愿出现,
只想一直藏在最远处凝视你
这是最好的结局。

无论如何掩饰,没有药物能在记忆中抹杀你的存在,我知道失忆的方法,但从未试过
而我已渐渐地记不起你的声音,
记不起你的轮廓
记不起你的面孔

不想忘记
于是我在绝望中复习着你的存在

但我决不可丢失这无休无止的锥心之痛,这将是我最终能保留的关于你的最后一丝踪迹,如此清晰,永不消散。

无望成了你的标志。
黑夜如墓,白昼如雾。
渴望你如同以崩溃之躯渴望毁灭。

失恋升级版

在每一个冰雪穿过指尖的雪季,疼痛穿透肠胃的时刻,血红布满眼球的黑夜,你也都如曾经的他们一样缺席

相聚的缘由 åŽ„运的副产物 æˆ‘说随意

手臂的缠绕感如蟒附骨,我无动于衷的看着它皮肤上那些鳞光闪闪花纹繁复的恶意。

所以这些话阴暗入骨,耻辱只能埋在舌底,逐渐烂成一个暗疮。每当我张口默念真假参半的妄言,它就在齿间磨损,久而久之成了嘴角的笑颜,久而久之成了衣领上的血迹斑斑,滴落在肋骨间,像一支温柔的箭,刺入肝胆。

诗歌

人类开始沉睡时
跌入清醒的梦魇,
黑发覆盖着灰白的颅骨,欲裂。
在人类醒来时开始沉睡
在人们进食之时躲进床单之下,
蜷缩着,因高烧而颤抖。
躲在陌生人旁边
数着熟悉的泪汇成忘川。
在陌生的床单上自刎,
血泊里照不出分裂的谎言。
在指尖上沾人与兽的血液,月圆时画一倒错的黑十字,
你骤然崩溃为灰烬,连同你的魂魄,
寄居体内的幽冥歌唱,再将你的骨灰塑造成一座祭坛。
亡灵之书与你的存在一同随夜风消散。
他们再也找不到你,这也实在是无关紧要,
世间也无可眷恋,
你消失得一如宿命,一如所愿。